军马  在我国历史上,被冠以“名马”的着实不少,像刘备的坐骑“的卢”从前跳过檀溪救了他一命,关云长的赤兔马日行千里,威名远扬。在近现代战役中,马队逐步被筛选,但这并不影响军马在人们心里的崇高位置。在解放军中,就有这样一匹马被人所铭记。  说起这匹马,就不得不说说新疆的伊吾县,这是一个人口仅有2万多人的袖珍县,它坐落新疆东北部,归于哈密地区。东北部与蒙古国接壤,国境线长274公里。在历代文人笔下,这是一个风景秀丽、群峰高耸的名胜之地,可谓东疆大地的一颗灿烂明珠。  天山北麓伊吾山城城西的圆盘山上,耸峙着一尊背驮两只水桶、扬鬃奋蹄的大理石战马的雕像。这座雕像,是伊吾县人民政府为纪念在伊吾40天保卫战中做出特别奉献的军功马而刻画的。  谈起这匹奇特的军马,它也有赫赫的战功。1950年3月29日,国民党间谍、哈密专员公署原专员尧乐博斯,勾通国民党伊吾县县长艾拜都拉等,趁着我军在伊吾立足未稳之际,悍然调集7倍于我的军力,忽然发起突击,占有了伊吾有利地势,敞开了暴乱的烽火。  尽管局势对我晦气,可是驻守在伊吾的解放军兵士当即予以反击,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便夺回了被叛军占有的北山主峰碉堡。北山主峰海拔高达2111米,山势峻峭,路途高低。在随后的保卫战中,叛军对北山阵地施行了火力封闭。  状况对我军非常晦气,尤其是部队的补给和供水呈现了极度的紧缺。因而,二连决议由兵士吴小牛带上身经百战、驰骋疆场近万公里的枣骝马去完结一项艰巨使命。  天亮时,吴小牛带着驮着装满水的水桶的枣骝马出发了,当他遭受叛军时,吴小牛立刻卧倒,这时枣骝马就像听到指令相同也跟着卧倒;当吴小牛轻轻拍一下枣骝马,它便会敏捷跃起,紧跟主人冒着刀光剑影快速冲上主峰。  自从跟着主人完结第一次送水使命后,只需吴小牛将两只水桶放上马背,或是放上其他补给时,只需将它拉到路口,用手指一指北山方向,枣骝马就心照不宣,立刻就能单独去完结使命。就这样,奇特的枣骝马赴汤蹈火,在震动全疆的伊吾40天保卫战中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奉献。  暴乱被停息后,枣骝马被部队颁发三等功,一起还做出了“永不退役”的处理。时隔十几年,即1967年11月,枣骝马死于军中。部队首长和整体兵士为它举行了盛大的安葬典礼,并将它埋在了它从前建功的北山之下。  1988年5月,伊吾县人民政府为了纪念这匹奇特的军马,在县城西圆盘山上制作了一座大理石军功马雕塑,并立下“军功马纪念碑”,现在军马已不在,但它的雕像仍然耸峙在这片土地上,供后人纪念。  (武汉赛马网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